-

“哈哈哈,你纔看出來呀?冇錯,大戰秦帽時身受重傷,好懸掛了,後遭遇司馬蜂背叛,要不是有著完美替身,就被坑死了。

上頭意識到我麵臨的危險太大,就氪金充值了戰力。

現在的我比以往強大的多,你們註定要失敗,等待你們的隻有死路一條!”

司馬離齋指了一下上方,麵上神采飛揚的,得意極了。

“這也太無賴了,不要臉的打法!”王探氣的直罵。

“無賴什麼?氪金纔是王道;

不要臉?麵子裡子哪個重要?哼,你們這等白瓢零氪黨,隻有捱打的份兒,哈哈哈。”

司馬離齋毫不客氣的譏諷。

我和王探被氣的三屍神暴跳。

遇到喜歡氪金的無賴對手怎麼辦?

咬牙硬抗唄,還能咋辦?

近身攻擊對司馬離齋的效果不大,我和王探反手收起武器,開始唸咒、掐訣。

九鬼和紫瞳鬼眼聽命位於身後,暫時不要進攻。

鬥戰模式轉為遠程法術對轟,端看誰家的秘術更強了?

“鬼道秘術之十方鬼蛛網,黑蓮三弄。

投影大術,十殿閻羅之秦廣王,楚江王,宋帝王,臨!

鬼道超級秘術第一式,冥衣,附。

第二式,陰間十一站鬼界堡,鎮。”

我於瞬息之間掐出數千手訣,念動咒語的過程中一個音節不錯,且速度超快、節奏完美,這麼多道鬼門秘術,全部成功激發。

轟,轟!

天地似乎崩塌,三尊十丈以上高度的閻羅投影,於虛空中閃現出來。

隨即,密密麻麻的陰氣蜘蛛遍佈四麵八方,對著司馬離齋投擲陰氣蛛網。

人頭大小的黑色蓮花虛空綻放,三枚花瓣攜帶無可阻擋的力量,閃電般的穿射向司馬離齋。

被十殿閻羅繪像覆蓋的黑袍罩落在魂體上,防禦力提升數倍。

同時,擴到百丈大小的鬼界堡虛影,在慘白鬼霧翻滾中顯現出來,對著司馬離齋鎮下去。

連環大招展現出來,遠處的司馬離齋麵色都發青了。

他做夢都想不到,道行低微的我能催動這等驚天地泣鬼神的大術。

更不要說,王探的秘術也施展成功了。

一枚直徑百米、無比碩大的能量八卦圖,展現在高空,彙同鬼界堡一道鎮落!

更有一尊百米高的帝皇投影被王探具現出來。

他竟然也會投影大術?不對,和我使用的投影大術於細節上不同,應該是方外盛傳的法相術。

王探會法相術,說明,方內道館中會此大術的大有人在。

可笑的是,方外大派千相道庭想壟斷此術,對外放話,不許其他人習練法相術,否則會被追究責任。

就想問千相道庭的掌教一句,問過方內道館的意見冇?

我和王探都越級打出了遠超本身的大術。

這些大招彙聚一處所產生的力量,已經能夠毀滅陸地神仙中期高手,重傷陸地後期了。

“巫骷!”

司馬離齋忽然將斬馬刀放置後背上,空出兩手,手指掐動,擺出奇怪指訣,然後,念動古怪咒語。

周邊的能量元素紛紛響應,緊跟著,他揮手間放出一堆小玩意,仔細看,都是不足五厘米大小的骷髏頭。

狂風驟起,數以萬計的小骷髏頭在颶風中猛然變大!

每一隻骷髏頭都擴為一米大小的樣子,然後,就在我們眼前,層層疊疊的壘搭起來,轉眼之間,一個身高百米以上的人形白骨怪物展現出來,手持一柄白骨巨錘。

全都是骷髏頭組成的,每一隻骷髏的眼眶之內都閃現出一簇簇陰火,渾身燃起的陰火直穿高空,恐怖力量席捲四方。

這就是司馬離齋掌握的恐怖巫術,巫骷。

此術凝聚數萬無辜慘死之人的怨氣,還使用了他們的頭顱進行煉製,不用說,都是司馬離齋這些年殘害的人,隻有這樣他才能使用巫骷大術。

道上是有規矩的,因巫骷大術殘害生靈過多,被列為禁術,不允許使用。

司馬離齋暗中修煉此術,可見早就墮入了魔道,無非是,隱藏的太好了,一直冇在大眾之前展現出真麵目罷了。

看著骷髏頭壘搭出來的人形怪物,我的眼睛都紅了!

雖然早就從邪修記憶中知曉司馬離齋不是人,但親眼看到實證,對心理的衝擊力遠比聽說要來的大。

這得害死多少人?才能用他們的頭顱和怨氣打造出巫骷?此人,罪孽滔天,罪該萬死!

我加大了能量輸出,要不是因為魂體承受不住,恨不得祭出司馬遠的陰魂,吞噬絞碎後增加攻擊力。

可惜,以我目前的魂體強度,吸收常翎和胡燃七的陰魂能量都極為勉強了,若再加上司馬遠的靈魂碎片,得,自己的魂體得被撐爆。

還是得量力而行。

“草菅人命的魔頭,受死!”

王探也被刺激到了,他對著遠處揮手,能量八卦圖和帝皇法相全都加快了鎮落速度。

“哼,死到臨頭的是你們。”

司馬離齋毫不畏懼,他似乎開啟了某種特殊的振幅禁術,法力波動猛然提升數倍,一下子就衝到陸地神仙後期的戰力水準之中,且隱隱接近瓶頸,欲要比肩陸地神仙巔峰了。

也對,我和王探會振幅秘術,司馬離齋冇理由不會,問題是,他這麼一振幅,我方的轟擊本來能重傷他的,現在可就說不準了。

說時遲那時快,百米高的巫骷揮動起白骨巨錘,凶猛非常的迎上前來。

“轟轟,彭彭!”

驚天大爆炸,一個個蘑菇狀光團騰空而起,雙方的大招狠狠撞擊一處,攜帶的力量毫無花俏的做了一次最原始的撞擊轟殺。

我胸口一疼,緊跟著嗓子眼發甜,身體被震得倒飛出去,冥衣被無形能量撕扯出了好幾個大裂口。

其它的投影都被白骨巨錘轟成了碎片。

至於密密麻麻的鬼蛛網?更是被打成了虛無。

巫骷的攻擊力太強了。

王探比我還慘,被打飛出老遠的距離,狠狠的撞在大陣壁壘上,七竅濺血的往下墜落,八卦圖和帝皇法相全被擊碎了。

我於撞擊大陣屏障之前,利用超強瞳術看穿了光火阻攔,看清了司馬離齋的狀態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