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今天給朋友們帶來一念春秋寫的《高手下山:開局就和女總裁同居》,刻畫了精彩內的故事。小說精彩片段:...

“師傅,再見!”

“等等,走後門,我可不想招惹那幫娘們!”

看著遠去的陳禍,猥瑣老頭搖頭笑了笑:“癟犢子,你以為為師會相信,你這麼老實照辦,一定是去退婚了!不過不要緊,到時候,就由不得你了!”

“十八年春夏秋冬,這條龍,總算是要出世了……”

哐當哐當!

一輛前往中州市的綠皮火車,緩緩行駛在十萬大山中。

陳禍跟隨著火車的晃動,在一個靠窗的位置昏昏欲睡,心裡還不忘咒罵不已。

自己跟隨老頭兒多年,不知道替他完成過多少任務。

怎麼著,也掙了幾十個億。

這老頭倒好,臨走前還摳摳搜搜,隻給他買了張綠皮硬座!

他大爺的!

“嗯?”

就在這時候,一縷淡淡的香風傳入鼻尖。

陳禍抬眼一看,心中頓時掀起一抹驚豔!

一個身材極其火爆的美女,正坐在對麵。

玉麵紅唇,一雙鳳眼,清澈而又平靜的注視著他!

極品啊!

就是太冷了點!

加上這美女穿的是綠色製服,肩膀上還扛著幾個星,陳禍不可認為,對方是被自己的顏值所折服。

“有事?”

“你就是陳禍?”美女挑了挑柳眉,反問了一句。

“我是,怎麼了?”陳禍眉頭一皺。

“我叫陳錦熙,是你的未婚妻!”

“未婚妻?”陳禍的視線,瞄著被製服緊繃的那抹顫巍巍,咧了咧嘴,“嘖嘖,原來你就是我大老婆,老頭子眼光不錯嘛!”

“混賬,竟敢對陳統領無禮!”陳錦熙旁邊的助理頓時嬌喝一聲,怒斥道。

而此話一出,周圍早已被吸引過來的乘客們,紛紛驚歎:“陳統領?莫不是最近那位新晉的女統領?”

“以一己之力,平定北疆之亂,被譽為北疆之王!更是受封統領,號稱史上最年輕,也是唯一一個封號女戰神!”

“我的天,居然在這裡,可以遇上女戰神……”

“看來,大家都對國事都很關心嘛!”助理李繡兒滿臉驕傲和得意,“冇錯,我身邊這位,就是大名鼎鼎的陳錦熙陳統領!”

“陳禍,請問,你現在還有底氣,對陳統領無禮嗎?”

陳禍卻是不以為然:“我跟我老婆說話,有你什麼事兒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繡兒,退下!”陳錦熙臉色如常,目光依舊平靜,“陳禍,我是專程上來這趟列車的!”

“然後呢?”

“我來,是想告訴你,你與我之間的差距,猶如天闔,不可逾越!”

“你一介山野村夫,不配娶我!”

“所以,這門婚事,我,退了!”

陳錦熙的聲音不大,卻充斥著居高臨下的冷漠,字字鏗鏘!

“退婚?”陳禍眉頭一挑,不禁有些樂了。

他此次下山,本意就是去找未婚妻們退婚的。

冇曾想,還在火車上,就來了個陳錦繡。

挺省事兒啊!

刺啦!

一份婚書,在陳錦熙的手裡,被撕成了碎片。

“你,有意見嗎?”

不等陳禍說話,旁邊的李繡兒就嘲笑道:“他能有什麼意見?就他這種鄉巴佬,休了他,他還能怎麼著?”

“陳禍,你不是很嘚瑟嗎?怎麼不說話了?”

“你以為,有份破婚約,陳統領就非你不可嗎?笑話!”

周圍眾人也是一陣唏噓。

雖說換做任何人,恐怕都會覺得,陳禍配不上陳錦熙。

可被女方直接毀了婚書休了,無疑是一種巨大的羞辱!

“我自然冇什麼意見!”陳禍卻是一臉淡然,聳了聳肩,“不過,婚事向來以男為主,要退婚,也是我退!回家等著,改日我親自登門退婚,把你休了!”

“什麼?”

此話一出,所有人都傻了眼!

誰也冇想到,陳禍會語出驚人。

竟然要反過來,親自登門退婚!

要知道,那可是一戰封神,最新一代的女戰神啊!

他要休了女戰神?!

“混賬東西,你找死!”

李繡兒勃然大怒,一拳就要砸過去。

就連一直神色如常的陳錦熙,眼眸中也是閃過了一抹惱怒,但很快就壓製了下去:“繡兒,退下!”

“陳統領,這個陳禍,實在太過分了,不給他點教訓,他根本就不識好歹!”

“一介匹夫,不至於!”陳錦熙看向了陳禍,“你確定,要登門退婚?”

“自然!”

“很好,我倒是有些期待了!”陳錦熙揚了揚柳眉,“我,等,你!”

說完,轉身便要離開。

“等等!”陳禍忽然說道,“陳錦熙,要是我冇搞錯的話,當初定下婚約的時候,有一枚子玉作為信物!既然你我都不認同這門婚事,是否該把信物退還給我!”

“玖龍子玉?”陳錦熙聞言,臉色頓時變了變。

若是什麼錢財之物,她倒是無所謂。

可那件東西,據她所知,來曆不凡,甚至背後隱藏著一個天大的秘密。

在冇有搞清楚之前,就這樣交出去,她實在不甘心!

“陳禍,既然婚事還冇說清楚,婚約就還在!等你什麼時候登門,把事情了了,我自然會把東西退還給你!”

“真麻煩!”陳禍撇撇嘴,歎了口氣。

還以為順便可以把陳錦繡這門婚事退了,拿到子玉,結果白搭。

還是得親自跑一趟!

算了算了,反正中州市除了陳錦熙,還有另外兩個未婚妻。

先把她們搞定再說!

“氣死了,氣死我了!”另一邊,李繡兒差點冇炸毛,“陳統領,我就不明白了,這小子如此張狂,還當眾羞辱你,你怎麼就輕而易舉的放過他了!”

“像他這樣的,不讓他脫層皮,我都咽不下這口氣!”

“繡兒,記住,將君有劍,不斬蒼蠅!無賴小民,有什麼可計較的?”陳錦熙搖頭教訓道,“更何況,他不是揚言要登門休了我嗎?有機會的!”

“是哦,隻要他敢登門,我們有一百種方法,讓他懷疑人生!”李繡兒眼睛一亮,恍然大悟。

“行了,快到站了,該辦正事了!”陳錦繡打斷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