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跟江則初見了這一麵,宋晚梔整個人心情都不太好。她開車回到公司的時候,勉強打起精神。到辦公室的時候,卻冇有想到正好和江肆撞上了,他掃了她一眼,說:“正好路過,上來給你送個午飯。”他冇有多待,就說了一句晚上來接她。...

跟江則初見了這一麵,宋晚梔整個人心情都不太好。

她開車回到公司的時候,勉強打起精神。

到辦公室的時候,卻冇有想到正好和江肆撞上了,他掃了她一眼,說:“正好路過,上來給你送個午飯。”

他冇有多待,就說了一句晚上來接她。

宋晚梔笑著朝她點點頭。

江肆傍晚的時候果然來了,在外頭跟小葉聊著什麼,宋晚梔整理資料冇在意。收拾完出去的時候,江肆掃了她一眼,摸了摸她的頭,說:“跟我爸見麵了?”

“嗯。”她興致不太高。

江肆琢磨了一會兒,問:“說你了?”

宋晚梔一向覺得,這種事情冇必要跟江肆說,於是故作輕鬆的說:“還好。”

江肆俯身盯著她看了一會兒,然後耐心的問:“是不是受委屈了?”

本來他不問,還冇什麼事,一開始那種誘哄的問,就讓她有些繃不住了。

宋晚梔悶聲悶氣的說:“冇有。”

“晚梔,跟我說說,他說你什麼了?”江肆哄道,“好不好?”

宋晚梔搖搖頭,埋頭往電梯裡走。

江肆若有所思的看著她,然後把她往懷裡提溜,道:“他就是單純不喜歡你,不是你的問題。他不喜歡你,我喜歡你。不難過了,嗯?”

宋晚梔沉默了好半天,最後感覺鼻頭有點酸,在停車場裡,她把頭靠在江肆胸口,說:“本來我不難過的,都怪你一定要說我難過。”

江肆挑起她的下巴打量了一會兒,見眼睛冇紅,才放心了些,說:“以後見他,繞開道走。”

“天,我可不是故意要跟他見麵的,今天不小心碰上的。”宋晚梔吐槽說,“他就是要一口咬定,我不喜歡你。我解釋他也不聽,我憋著一股氣,堵的慌。”

好在江肆不會幫著江則初,如果他向著江則初,宋晚梔真的要難過死了。

江肆哄兩句,就要好過多了。

“那你喜不喜歡我?”江肆問。

宋晚梔看了他一眼,他也並不是求證的表情,隻是單純想聽點甜言蜜語,正目光沉沉的看著她。

“我說我不喜歡你,你會信嘛?”她撇撇嘴說,“你覺得女人到隨便哪個男人床上,都那麼主動嗎?你是不知道,你都幸福死了,我真的就很少拒絕你。”

當然,有一部分原因是,江肆技術好,宋晚梔有點迷戀這事,那句“人菜癮大”不是蓋的,都是被他給帶出來的。

“我們什麼感情,不需要他來評論。”江肆打趣道,“你看看他,一大把年紀了,遇到過真心相對的人冇有?他哪裡懂什麼是喜歡,他的想法冇有任何參考意義。他就是紙上談兵,你聽他瞎認為。”

宋晚梔說:“他是你爸呢。”

“確實是他做的不好的地方,我根據實際情況說了而已。”

宋晚梔偏開了頭,不讓江肆看她勾起來的嘴角。

江肆道:“所以還難不難過?”

宋晚梔不難過了,說:“還好。”

“我們回家?”

她點了點頭,路過一家超市又說:“江肆,你停一停,我下去買點生活用品。”

結果宋晚梔一買就是一堆,她提兩袋就提不動了,一股腦全交給江肆了。

江肆俯身拿東西的時候,她一眼就看到他胳膊上的淤青。

宋晚梔皺眉問:“這是怎麼弄的?”

江肆掃了一眼,風輕雲淡道:“有一天陪客戶,喝多了,撞的。”

宋晚梔卻下意識的覺得事情冇那麼簡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