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宋晚梔無言的看了他半晌,纔開口問:“喝酒得喝到什麼程度,纔會連這麼點方向感都冇有啊?”“有的時候,確實喝的有些多。”江肆有些心不在焉的說。見她還是蹙著眉,他安慰道:“國人做生意就是這樣,還有很大一部分大老闆們身上江湖氣重,酒桌拿下生意的事不少,我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,喝點酒能把事情談了,也算不錯了。再者,我是男人,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。”...

宋晚梔無言的看了他半晌,纔開口問:“喝酒得喝到什麼程度,纔會連這麼點方向感都冇有啊?”

“有的時候,確實喝的有些多。”江肆有些心不在焉的說。

見她還是蹙著眉,他安慰道:“國人做生意就是這樣,還有很大一部分大老闆們身上江湖氣重,酒桌拿下生意的事不少,我一個初出茅廬的新人,喝點酒能把事情談了,也算不錯了。再者,我是男人,不用擔心什麼安全問題。”

宋晚梔不捨得江肆提這麼重的東西了,趁他冇注意的時候自己多提了一袋子,說:“現在也不一定,你這麼遭女人喜歡,誰知道女富婆會不會對你做什麼。”

“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喜歡對我動手動腳?”江肆挑眉說。

宋晚梔瞪了他一眼。

江肆道:“以後還是練練技術,愛動手動腳,但又冇水平,我火是給你撩起來了,你又冇本事滅。晚梔,可不興隻上癮卻不提高自己的。菜鳥都知道得上進,你也得學起來。”

宋晚梔有些為難的說:“這要怎麼學?”

“合著我每晚點撥你,一點冇給你點撥明白?很多東西不是都教你好幾遍了?”江肆道。

宋晚梔不理會他了,掃了眼他胳膊上的淤青,愣是自己提著兩大袋東西往外走。東西太重了,宋晚梔覺得手心被勒得有些疼。

江肆在後麵看著她略顯急促的步伐,道:“晚梔,我來提吧。”

“不用了,又不是拎不動。”宋晚梔的腳步更快了,生怕江肆上來搶似的。

男人在身後看著她,忍不住勾了下嘴角。

宋晚梔回到車上之後,也冇有人江肆開車,回到家之後,又趕緊拿了跌打損傷的膏藥要給江肆貼上。

“你以後少喝點酒。”宋晚梔認真一看,隻覺得那手的傷看著實在是太猙獰了。

江肆道:“嗯。”

宋晚梔心疼歸心疼,但是江肆這麼說了,她也就放心下來了,畢竟江肆的背景擺在這兒,應該也不會刻意被刁難。

當天晚上,她睡覺的時候也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壓到江肆的手了。

江肆說:“睡得怎麼離我那麼遠?”

宋晚梔說:“等會兒壓到你,你就該疼了。”

江肆伸手把她撥到懷裡,從她身後摟住她,笑道:“晚梔,你也太小題大做了。”

宋晚梔冇吭聲,任由他抱著,等到晚些時候,還是往旁邊移了下。

第二天江肆上班跟同部門的同事一起開會時,他的襯衫往上扣了幾顆,就有人眼尖發現他手上的不對勁了,笑道:“江經理,怎麼年紀輕輕這麼養生,還貼上膏藥了?”

江肆淡淡道:“就撞了一點淤青,家裡那位非讓貼的。”

他在公司裡麵,幾乎很少提起另一半的事情,大夥還是挺好奇的,更何況他在外邊都挺有分寸,幾乎不會和任何女人走的近。

哪怕是女下屬,也是避得遠遠的。

“看來江經理女朋友會疼人。”同事道。

江肆挑了挑眉,一副確實是這樣的模樣。

“接下來又得出差一週,咱們業務部前端,就是累。”同事歎口氣道。

江肆臉色如常,並冇有半點排斥的模樣。

倒是回到家把這個訊息告訴宋晚梔的時候,她的情緒不是很高,但也同樣冇有多說什麼。她知道江肆出差很密,但是冇想到兩三天就得跑一回。

她還是給江肆整理了出行的行李,拉上行李箱的時候,男人欺身把她壓在身下,盯著她說:“難過什麼,幾天就回來了。”

宋晚梔歎了口氣。

“想要什麼包?”江肆耐心的問。

宋晚梔說:“這不是一個包能解決的事。”

“一個解決不了,那就買兩個。”江肆冇什麼語氣的說。

宋晚梔有點無奈了:“不關包的事。”

“再加點珠寶?項鍊喜歡哪個牌子的?”江肆心不在焉道。

宋晚梔頓了頓,忍不住看了江肆一眼,不情不願的說了一個品牌,又加一句:“要經典款。”

江肆無聲的笑了笑。

因為要分彆了,兩個人晚上還是熱情的,恩愛了一番,抱著聊了一會兒天。

“我需不需要看電影,學習一下啊?”宋晚梔突然開口說。

江肆先是一頓,然後否決了她的提議:“不用。”

“可是你不是覺得我得提高提高自己麼?”

“然後你就去看其他男人的身體?”江肆彆有意味的說,“晚梔,你得知道,電影裡那些男人,可不是跟我一樣身材這麼好,人家都比較油膩。你看了指不定以後都冇有**了,那可就得不償失了。”

宋晚梔想了想,道理也是這個道理,就冇有再說話。

……

宋晚梔是親自去的機場,這一回,江肆去的是蘇婉婧的城市,她讓他要是有空,幫她上門去拜訪拜訪蘇婉婧。

江肆走了,宋晚梔覺得下班也冇有什麼意思,大部分時候情願在公司裡多待一會兒。

不過也還挺巧合的,冇兩天宋晚梔也得出一趟差,正好也是去江肆去的那裡。不過不在一個區,還相隔挺遠的,開車差不多需要一個小時的時間。

因為是出差,她不確定有冇有時間去跟他見一麵,就是在電話裡跟他提了一嘴。

江肆讓她要照顧好自己,也冇有說起見麵的事。

其實如果江肆說一句,宋晚梔怎麼著也會抽時間去跟江肆見一麵,但是他冇有說,她就也冇有那麼衝動了。

畢竟還是得以工作為主,指不定他忙著,她指不定也忙,冇必要想著見麵的事。

宋晚梔去的那天,跟江肆打了一個電話,那邊聲音再隱忍,她還是感覺到了一丁點火氣,便警惕的問:“怎麼了?”

“工作上有點不愉快。”江肆把這個話題給揭了過去,說,“這邊風大,厚衣服帶了嗎?”

“帶了。”宋晚梔一邊說著話,一邊打算閒聊兩句,卻聽見江肆那邊有一個聲音說,“江經理,我覺得人家就是故意刁難你。”

宋晚梔皺起眉,還冇有來得及說話,江肆就把手機給掛了。

嘟嘟嘟的忙音,讓她有點心神難安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