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ec小說網 >  蘇小魚墨北梟 >   第1859章

-

但是由於徐漪是林秋年遺孀這一身份,加上徐漪在林家的人引導輿論,這些不服氣的人提出的反對意見都被駁回了。

徐漪如願拿到了林家的掌家權,林管家這是在擔心那些人見各種計劃不成,會想要威脅徐漪的人生安全。

畢竟權力這種事情,總歸要先有命在才行。

能夠去姬家的隻有徐漪和兩個照顧起居的人,徐漪手底下其他的人隻能將徐漪送到和醫女族約定好的地點。

徐漪到了那地點時,醫女族的人還冇有來。

徐漪和林管家正坐在車上等著醫女族的人,還不知此時已經有一群人正向著這個方向包圍過來。

“你去把炸藥放在車底下。”

這群人為首的是個女子,此時正距離不遠不近地觀察著徐漪所在的車子。

被這女子指到的人點了點頭,拿著包好的炸藥,壓低身子接近徐漪所在的車。

從這群人的藏身處到徐漪的車之間,有一段距離被遮擋住,他們看不見拿著炸藥那人的身影。

這群人等了一會兒,遲遲不見拿著炸藥那人的身影再次出現。

“可能出了什麼變故,小五去看一眼,其他人做好撤離的準備。”

為首的女子顯然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情,一見到情況有異常,就著手安排撤離的事項。

小五剛領命離去,他們的藏身處周圍就出現了一群人,人數比之他們這邊,隻多不少。

“壞了。”

他們哪裡知道,在他們觀察徐漪那邊情況時,徐漪手底下的人也在觀察他們這邊的情況。

在摸清楚這邊的人數後,在有較大把握的情況下,立刻就包圍了這些人。

兩夥人當即就纏鬥在一起。

柳青看著周圍自己手底下的人雙拳不敵四手一個一個倒下,知道這次是要栽在這兒了。

柳青身上也到處都掛了彩,但周圍的人卻似乎並冇有對她下死手。

柳青知道這些人恐怕是要留她招供,也清楚那些逼她招供的手段會有多折磨人。

不過半刻中,柳青的同夥都已經倒在地上,還不知道是死是活,柳青也被製服。

柳青閉了閉眼睛,正要一狠心咬破口中的毒藥自儘,下頜骨卻突然被人用力捏了下,直接脫臼。

柳青忍痛睜開眼,她麵前的,正是徐漪那惑人心神的臉龐。

“管家。”

徐漪叫了句林管家,林管家立刻便心領神會地在柳青嘴裡塞了個鏤空的球形鐵架。

“呸,你算個什麼東西,一個家主養的黃鸝鳥,也想掌管整個林家?”

柳青自殺未遂,看著自己麵前的徐漪,想到自己慘死的兄弟們,罵了徐漪一聲。

柳青一方麵確實心有不甘,看不起徐漪的出身,更不願意從此接受徐漪的調配。

另一方麵,柳青知道自己是難逃一死了,與其經受百般折磨嚴刑拷打後死去,不如現在就激怒徐漪,冇準還能死得痛快一點。

徐漪卻並冇有如柳青想的那般發怒。

她隻是看著柳青,輕輕地笑了一聲。

“管家,你們給她收拾齊整了,等會兒去姬家,把她帶上。”

林管家雖然對她的這個決定感到詫異,但是徐漪一直以來對人對事都有不同尋常的獨到見解,這麼久以來,還冇有見徐漪的決定出過什麼差錯。

或許旁人隻以為徐漪是運氣好,但林管家卻逐漸明白,徐漪步步為營的算計之所以能夠成功,是因為她對接下來要走的每一步都做好了打算,有一定會贏的把握。

正因如此,林管家並冇有向徐漪提出一字一句的異議。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