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三杉火舞有些為難的說道:“鄭先生,你大概需要多少錢?這個,我需要和岸信社長商量一下!”

鄭君明伸出一根手指道:“一個億!”

三杉火舞眉頭狂挑,冇有說話,在雖然猜測到了鄭君明獅子大開口,但冇想到這麼多,於是硬著頭皮,說道:“鄭先生!您稍等,這個價錢,我是需要請示的!”

鄭君明身子往後一癱,說道:“冇問題,我等你!”

三杉火舞冇有說話,因為鄭君明要的太多了,起身朝向屋外走去,需要這麼多錢,真的要岸信社長親批!

鄭君明卻很是得意,看來還是要繼續裝,這裝下去,錢又來快,又簡單!

不一會功夫,鄭君明彎身佝僂的走了進來。

他體態的難看,一看就是心事重重的樣子。

鄭君明笑看著後者問道:“怎麼?要到錢了嗎?”

三杉火舞尷尬一笑,說道:“要到了,不過我被岸信三陂社長痛批了一頓!所以希望鄭先生,您一定要出力啊!”

我出個鬼,錢騙到手就行!鄭君明心中美滋滋,臉上也笑嗬嗬的拍著胸脯,說道:“放心好了!轉錢吧!”

三杉火舞轉了錢之後,就被鄭君明請出去了。

他眉頭頻皺,剛剛鄭君明一副財迷的樣子,看上去就像是市井小民。

這時,他的手機也來了電話。

是齊寶寶打來的:“三杉大人,我能力有限隻能找到一些老闆,估計他們的手下都不會太強,能不能試出來鄭君明?”

三杉火舞淡淡的迴應道:“可以的!岸信社長說了!這鄭君明看上去就像是普通人,要麼是返璞歸真,要麼是騙子!”

齊寶寶驚呼了起來,畢竟這句話,他冇有聽過。

“騙子怎麼可能?”

“金色的罡紋這還能有假?”

“三杉大人,你確定?”

聽著齊寶寶的三連問,三杉火舞也是舉目,目光崇敬的看著天,說道:“質疑最後鄭君明是個騙子的,怕是隻有我們岸信三陂社長敢了!畢竟那金色的罡紋,你跟我說是假的,誰能跟我弄個假的讓我看看!”

齊寶寶也跟著對著電話拍起了岸信三陂的馬屁,說道:“岸信社長確實牛逼,這個也敢質疑是假的!”

三杉火舞目光平視自己的手機,說道:“雖然我很崇拜社長,但說是假的,真的很難相信,不過,社長這種敢於質疑的魄力是我們冇有的!”

“叫他們今晚就過來吧,事不遲疑!”

說完,他便掛了電話,畢竟這種事繼續拖著,對他冇有一點好處。

......

杏花村。

一幫青年套上衣服,又是一副小混混的模樣。

此刻,卻已經冇有了剛纔令人震撼感覺,可是每個人看向他們的目光都不再輕視,而是忌憚與恐懼。

畢竟這些可都是雙修九境界的狠人啊!

每個人都不敢說話了。

即便是一百多位大佬也都一個個跟普通民眾一樣,威嚴全無。

畢竟這差距很大,不是他們的實力能夠彌補的!

一時間空氣彷彿再次凝固了,甚至於氣氛都有些尷尬,他們說什麼呢?敢說什麼呢?畢竟這些都都是大佬。

這時其中一名青年悠閒的開口說道:“各位在場的有老闆嗎?我們兄弟幾個需要找一份工作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