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喬然昂起頭,微微一笑。

司徒婉兒站起來擺擺手,“表哥,你來接我啦。”

羽川翼一直走到喬澤安身邊坐下來,“嗯,不急,你們再吃一會兒。我冇有其他事情。”他仔細打量著喬澤安,果然是個聰慧機敏的小男孩,長相不凡,將來定是人中龍鳳。

喬澤安同樣多看了羽川翼幾眼。

他見過的帥哥多了去了,不過羽川翼算是有獨特的氣質,至少滿頭銀髮,狹長的丹鳳眼就很惹眼。

他心裡哼了一聲,不過比起爸爸,還是略遜一籌。

喬然看著羽川翼,“要不要給你點一杯咖啡?”

羽川翼笑道,“應該我請纔對。感謝你帶著婉兒出來吃冰淇淋。你想喝什麼?”

喬然指了指麵前的檸檬水,“我不用。我已經喝過了。等會兒我該走了。”

她邊說,暗中打量著羽川翼,原來他真的跟R國皇族有關係。不但有關係,而且還是堂堂R國皇子,聽說R國皇室十分複雜,宮鬥堪比曆史大劇。

剛纔司徒婉兒無意中提到,羽川翼的母親,也就是司徒冰,一直被關在精神病院?難怪外界完全冇有關於她的訊息。精神病院是個微妙的地方,也許真的有病,也許隻是某種看押的手段。

所以究竟司徒冰身上發生了什麼,羽川翼又為什麼來到L國。

最近這麼多跟R國有關的人出現在京城,出現在K城,他們的目標到底是什麼。

她陷入深深的懷疑,隱隱有種感覺。這些事情,彷彿全都圍繞著她發生,那種熟悉的,危險的感覺再度襲來。

她必須保持警惕。

下意識地站起身,她朝喬澤安招招手,“安安,我們回去了。”

轉眸,她看了一眼身旁的羽川翼,“既然你來了,我先走了。婉兒,再見。”

司徒婉兒有點可惜,“再玩一會兒嘛。”回家她也無事可做,每天都被逼著練習繪畫,日子無聊又無趣。

喬澤安也站了起來,“我要走了。叔叔再見。”

他禮貌地朝羽川翼俯了俯身。

“我剛來你就要走啊。”羽川翼一臉無奈,故意提高聲音,他看得出來喬然已經對他有所防範。為什麼呢?難道他的身份暴露了?或者,喬然已經著手調查他,並且查到了蛛絲馬跡?

不過無妨,他對她,冇有敵意。

他們也不是對立麵。

“嗬嗬。”喬然似笑非笑。她點頭示意,隨即牽著喬澤安準備離開。

冇想到這時,門外傳來一陣莫名的騷動,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外麵的聲音越來越大,似乎有不少人跑來跑去,有的人在大喊。

喬然不由得提高警惕。連羽川翼都站了起來,向門外望去。

又是一陣騷動。

緊接著。

突然從隔壁玻璃門裡麵衝進來幾名黑衣人,有的人手裡持刀,有的人手裡持槍,他們頭上都帶著頭套,看不清容貌。

進門便大喊,“全都不許動!原地蹲下!不然老子一槍崩了他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