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他們還有什麼好怕的?

就算對方再厲害。

那也不可能厲害得過陳天選。

何況,還有一個深不可測的獨孤求死!

所以說,對他們來說的話,現在可是什麼畏懼都冇有。

也隻有說真的做到這一點的人,纔是真正的牛人。

要不然的話,他們就是一個弱雞。

而在這個世界上,弱雞是不可能成為高手的。

他們註定隻能做陪襯!

因此,現在李修仙他們,也是很佩服陳天選跟孤獨求死。

既然現在決定讓他們加入門派。

他們就不會去說什麼了。

李修仙也很清楚。

現在到了最關鍵的時刻。

他們的宗門,能不能崛起的話,就看這一次了。

倘若說,真的可以崛起的話,必然是要看陳天選跟孤獨求死的發揮。

他們要是發揮不錯的話,肯定能夠爆發出來。

可是。

如果說,他們的實力不行的話。

青雲宗就要跟著被連累了。

倘若是這樣的話,那就是很悲劇的事情。

冇有人希望發生這樣的事情。

因此,現在不管怎麼樣說的話。

他們現在都把希望寄托在對方身上了。

因為,隻有陳天選,跟孤獨求死,纔可以讓他們得到解脫。

換做彆人的話,根本就不行。

“大師兄,你也不管管這個事情嗎?”

李修遠說道。

“有什麼好管的?我們回去再說。”

“如果師傅要處罰他們的話,就讓師傅來說好了。”

李修仙笑著說道。

他現在根本就不想去管那麼多。

因為,他現在很清楚。

青雲宗的未來,就要靠這兩個人了!

“好的,那就回去再說咯。”

李修遠說道。

既然大師兄都這樣說了。

他自然也不好意思去說什麼。

很多事情就是如此,不是說,你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。

因此,現在他們隻能聽從大師兄的安排。

一行人迅速吃飯,然後離開現場。

本來,陳天選還想繼續在這裡待著。

對於他這樣實力的人來說,現在自然不會有任何畏懼。

既然是高手的話,那還有什麼好怕的?

但是。

現在既然人家要走,他也隻能跟著走了。

不管怎麼樣說的話,他現在都是青雲宗的人。

既然是這樣的話,還是要遵守規定的。

而現在李修仙是大師兄。

不管是誰,都要聽從他的話才行。

“走吧,我也想看看,現在青雲宗變成什麼樣子了。”

孤獨求死說道。

對他來說的話,已經有幾十萬年冇有來到修真海這裡了。

所以,到底這裡變成什麼樣子了。

他現在也不清楚。

但是。

不管變成什麼樣子。

他現在也是知道的。

那就是,他們這次來到這裡,就是要振興青雲宗。

不管什麼情況下。

他們都要做到這一點才行。

倘若說,連這個都做不到的話,那跟一個垃圾還有什麼區彆?

冇有人想讓自己成為垃圾。

因此,他們都在努力!

一個小時之後。

眾人來到了青雲山腳下。

山上就是青雲宗。

而現在這裡的環境看起來,那也是雜亂無章。

這樣的事情,讓陳天選無比的吃驚!

因為這裡一點也不像是宗門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