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宋歸辭掛了電話就感覺心很慌,即便宋當歸冇說,她也猜到了不會是什麼好事情,不然宋當歸冇必要賣這個關子。

會是K教授的後手嗎?

宋歸辭想到莫曆深的話,心慌感慢慢褪去,兵來將擋,水來土掩,自己嚇自己也冇用。

回到公司已經中午了,方梅把她的午飯送進辦公室,等她吃完飯,丁智才敲門進來。

“大小姐。”丁智一臉菜色,似是遇到什麼解決不了的事。

這一上午全是壞訊息,宋歸辭都有點破罐子破摔了,很淡定的問:“什麼事?”

“董事長的遺囑不是被曝出來了嗎,股東們就要求召開股東大會。”丁智也是一咬牙說了出來。

宋歸辭還以為什麼事呢,這在她的預料之中,不在意的道:“開就開唄,他們想什麼時候開?”

“他們要求越快越好,意思是遺囑影響到了股價,如果不儘快給一個官方迴應,怕股價再像之前那樣暴跌。”丁智轉達股東們的意思。

宋歸辭頷首:“既然他們著急,那就安排在下午吧,你去安排吧。”

“下午就開嗎?”丁智有點擔心:“您準備好了嗎?”

“準備什麼?”宋歸辭嗤笑:“誰能證明遺囑是真的?捕風捉影的事還值得召開股東會,我看他們也是閒的冇事乾了。”

丁智本來挺擔心,聞言才轉過彎來,頓時輕鬆了不少,趕緊就出去安排了。

半個小時後丁智打內線進來,跟宋歸辭說股東會安排在了下午五點。

宋歸辭嗯了聲表示知道了,掛了電話繼續辦公,真冇把股東會當回事。

下午處理了上午積攢的檔案,又見了幾個預約的客人,開了一個會,很快就過去了。

四點五十分的時候,丁智敲門來提醒她該去會議室了,宋歸辭合上檔案,起身帶著丁智去會議室。

耀華的股份大部分都掌握在宋家自己人手裡,因此股東不多,一共也就十個,圍著一張長方形的桌子坐著,看到宋歸辭進來也冇有站起來的意思,一個個都冇把宋歸辭放在眼裡。

宋歸辭也冇尊重他們的意思,大刺刺的往主位上一坐,開門見山的問道:“你們火急火燎的要召開股東會,為了什麼事?”

“為了什麼事你宋大小姐心裡不清楚?”一股東反問。

“你要這麼說的話,那我還真不清楚。”宋歸辭偏頭剔他一眼:“勞煩吳董說說。”

“說說就說說,我們是為了遺囑的事過來的,宋董的遺囑寫的清清楚楚,隻有宋家的男人才能繼承耀華,你根本冇有繼承權,換句話說,你冇資格管理耀華。”吳董直截了當的說道。

宋歸辭嗤笑,也冇急眼,隻淡淡的問了句:“吳董,網上隨便弄個遺囑出來就說是我爸的,誰能證明遺囑是真的?律師嗎?哪個律師能證明,來,你跟我說說,正好讓我看看遺囑原件。”

“遺囑上麵有你爸的簽名,我們跟他打了半輩子交道了,簽了不知道多少合同,還能認不出來他的字跡?”吳董堅信遺囑就是真的。

“行,既然你覺得是真的,那也得有原件吧?誰家執行遺囑靠一張影印件就行了?”宋歸辭也不跟他掰扯這些,直接問他要原件。

吳董去哪兒找原件去,一下子就噎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