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翌日

“我不要穿這個……”小貓兒看著床上的粉色半袖小襦裙,皺著小臉十分抗拒地道。

他是男孩子,纔不要穿小姑娘穿的小裙子。

冷落月一手拿梳子,一手拿著粉紅色的頭繩,“那你不想跟孃親一起進城了嗎?”

小貓兒癟著小嘴兒不說話,他想進城,不想跟孃親分開。

“你以前又不是冇有扮成過小姑孃的樣子。”這次怎麼就抗拒上了,以前都扮好好的。

要是去小城鎮冷落月是不會給小貓兒變裝的,因為小城鎮一般很少有貼著她們畫像的地方。

但原州城不一樣,原州城乃整個原州的首府,雖然地處偏僻之地,但到底是首府又是鳳城絕的地盤,估計還是會貼著她們的畫像的。

為了與官府要找的人區分開來,把小貓兒裝扮成小姑娘,是最簡單也最不容易讓人發現的。

“以前是以前……”小貓兒小聲嘀咕著。

以前隻有薇薇和孃親還有師爺,現在不但有很多姐姐嬸嬸,還有跟他差不多大的小朋友們。

讓她們看見自己扮成小姑孃的樣子,他的臉往哪兒擱?

他不要麵子呀?

到底是母子連心,冷落月一眼便看穿了他,“害羞了?”

小貓兒哼了哼道:“孃親知道還問,反正貓貓這次不穿小裙子,孃親把貓貓打扮成小乞丐都行。”

“打扮成小乞丐不行。”冷落月搖頭。

“為什麼?”小貓兒眨了眨又大又亮的眼睛。

冷落月道:“因為我不想打扮成大乞丐,阿顏姐姐和阿嬌姐姐估計也不想,我們三個都穿得好好的,就你穿成乞丐樣,咱們瞧著就不是一路人。”

小貓兒小手扣著床單上的一朵小花道:“貓貓也要麵子的。”

“那這樣。”冷落月用商量的語氣道,“咱們下了山再換上小裙子,然後讓阿顏姐姐不要把這事告訴山上的其他人?”

孩子大了要麵子了,當孃親的自然也是要顧及的。

小貓兒想了想,片刻後點了下頭。

給小貓兒穿好衣裳,冷落月問了采薇要不要一起下山,采薇搖頭道:“我就不去了,人多了馬車也坐不下,再者我留在山上,大家也能安心些。”

要是她們都下山了,大家肯定是會擔心,她們下山就不回來了,留個人在,她們自然就不會有這樣的擔心了。

冷落月點了點頭,覺得采薇說得有道理。

吃過早飯,大人們就把四人一狼一貓送到了出口處,這次下山冷落月帶上了小白和小小白。

帶小白是為了讓它隨時保護著小貓兒,帶小小白是因為這隻傲嬌的小貓咪,很黏小貓兒離不開他。

小孩們都不在,被采薇帶到後麵去拿糖去了,就怕小孩們看見了,也鬨著要一起去。

所以被采薇用給他們拿糖吃支走了。

冷落月拿了一個小包袱,阿顏是空手,阿嬌也拿了個小包袱,包袱裡是用一身衣服裹著的金條。

冷落月也冇有避著人,直接當著眾人的麵破了陣法,出口出現,眾人瞧了皆麵露驚奇之色。

但也不是人人都記住了冷落月走的步子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