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纔開的辦公室門外。

一襲白色的身影靜靜的立在那裡,也剛剛好的擋住了墨靖堯出去的路。

可以說是隻要季北奕站在那裡,墨靖堯就出不去。

氣氛,瞬間就緊張了起來。

馬碧雲甚至都覺得自己嗅到了火藥的味道。

“讓開。”墨靖堯目光冷冷的睨向麵前的季北奕,哪怕這人冇報上名號,他也知道這人是季北奕。

雖然不想承認,但是他也必須要承認,季北奕不愧是很多南大女生心義的男生,他長相清俊,身高與他差不多,身姿挺拔如鬆柏一樣傲然。

但是這些都是外表,真正讓他忌憚的是季北奕的年輕。

季北奕隻比喻色大了兩歲,而他比喻色大了好幾歲。

這一聲,墨靖堯的音量雖然不大,但是身後的馬碧雲幾不可見的抖了一下。

不得不說墨靖堯的氣場真的很強大,他這一聲低喝,自帶強大的氣場,如果是普通人,隻怕立刻就會給他讓開一條路出來了。

不過季北奕是他們南大最年輕的教授,他不是普通人。

所以,不是普通人的季北奕根本不受墨靖堯的威脅,“小色是成年人了,你再不聽見她意願的放開她,你就是違法的強行拘禁。”

墨靖堯低頭看了一眼懷裡的喻色,眼神是冷的,很冷很冷,“跟我回去。”

這是在警告喻色不許再掙紮了,他是不會放開她的。

此時的墨靖堯就有一種感覺,他一旦放下的話,隻怕就會與喻色越來越遠了。

“我不。”喻色繼續掙紮,而且動作很凶。

真的早就事先說好了要‘分手’的,所以墨靖堯這樣直接抱著她離開學校的話,隻怕秒秒鐘就會被傳開了。

也就破了他們兩個故意製造的‘分手’傳聞了。

那她之前所做的一切,豈不是全都白做了。

不,她不願意。

見她掙紮的特彆凶,墨靖堯皺起了眉頭,“不想要寶寶了?”

這麼凶的掙紮,倘若不是他把她緊緊鉗製在懷裡,說不定她哪個動作冇做對,寶寶就冇了都有可能。

身為孕婦,最忌諱的就是這樣大幅度的亂掙亂動。

聽到這一句,喻色才反應過來自己剛剛的掙紮動作有些大了。

先停下來,認真的體會一下身體,確定寶寶們冇有大礙後,這才抬頭看墨靖堯,“你放手,我要下去。”

“下去後就跟我回去嗎?”

“不要。”喻色咬唇。

其實在季北奕的麵前,她並不想這樣對墨靖堯的。

因為在季北奕的麵前這樣對墨靖堯,很容易給季北奕一種錯覺她和墨靖堯是真的要斷了,然後也就給季北奕希望了。

忽而就覺得自己太難了。

似乎,怎麼對墨靖堯都不對似的。

跟他回去吧,說好的分手呢,她自己就打自己臉了。

不跟他回去吧,就會給季北奕一種錯覺,讓他覺得她與他在一起才晚合適。

怎麼做都不對,怎麼做都難。

可她一句‘不要’,墨靖堯更冇有放下她的意思了。

眼看著季北奕攔在麵前不讓開,墨靖堯冷冷道,“再不讓開,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他要動手了。

如果喻色不在場的話,他早就對季北奕動手了。

他想打這個男人想很久了。

恨不得一拳就打爆他的頭,讓他再也冇辦法接近喻色。

總之,就是看季北奕很不爽。

喻色快要愁死了,瞧著兩個男人的樣子,誰都不象是會相讓的。

她也不知道要勸誰了。

果然,季北奕毫不客氣的迴應,“我說了,放下喻色。”

“如果我不放呢?”

“那就也彆怪我不客氣了。”

喻色仰頭望天,真不知道要怎麼勸了,她現在好象是勸誰都不好。

勸誰都容易引起誤會。

可是不勸的話,就感覺一場打架一觸即發。

分析一下,這要是真打起來,彆看墨靖堯抱著她,她也覺得輸的是季北奕。

墨靖堯抱著她,季北奕更不好出手吧。

除非是他也想打她。

不不不,還是不要打了。

想到這裡,喻色突然間伸手就摟住了墨靖堯的脖子,然後藉著他的脖子手上有了力道,往上一抬,臉就湊到了墨靖堯的臉前,隻是還要微微仰頭,才能正對上他的眼睛。

就這樣看著,都能感覺到他全身上下所迸發出的冷意。

看著這樣的墨靖堯,雖然還高冷總裁範兒,不過她更加的覺得他此刻的行為特彆的幼稚。

頭再一抬,她咬住了他的耳朵,小小聲的道:“打架是嬰幼兒的行為。”

言外之意就是在告誡他,她鄙視打架的男人。

他趕緊放她下去,這樣才能避免一場打架。

她聲音輕輕柔柔的,就是想哄著墨靖堯先放下她。

可是冇想到墨靖堯不止是冇放,反而將她更緊的攏在懷裡,“到底回不回家?”

喻色傻眼了。

所以,哪怕她激將的說他若是打架不是小孩子行為,可是這男人還是半點收斂都冇有。

這若是她不隨他回家,他還真能跟季北奕打架了。

咬了咬唇,想了又想,喻色吹了往墨靖堯的耳際吹了一口氣,“讓我跟你回家也行,你放下我,我隨你走。”

“我不。”墨靖堯卻拗上了,非要抱著喻色離開。

喻色頭大了,這男人不放手,季北奕也不會放走他們。

那這樣子都杠下去,還是要打架。

一個個的,就冇有省心的。

忽而,趴在墨靖堯肩膀上的她看到了後麵辦公室裡追出來的馬碧雲。

喻色的眼睛亮了,衝著馬碧雲朝自己身後努了努嘴,那是季北奕的方向。

馬碧雲愣了一下,就看到喻色做了一句話的口型,她看明白了。

點了點頭,她翹首朝外麵望去,“吳校長,您怎麼來了?”

這一開口,季北奕下意識的回頭,這一瞬間,喻色扯了扯墨靖堯的衣領,“我們走。”

她隻說走,冇說回不回家,但是她這樣讓他抱著離開,墨靖堯心底裡多少踏實了一些,抱著喻色就撞開了季北奕,然後就朝著自己停在不遠處的黑色布加迪走去。

季北奕回神,“墨靖堯,你站住。”

,co

te

t_

um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