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夏音捏緊手中的水杯,“這份協議怎麼到了厲寶宜手中的?”

“她在厲叔房間原想翻找些值錢的東西,”對此,時東解釋,以免讓她誤會,“冇想到讓她意外得到了這份協議。”

夏音苦笑,“這或許就是命!”

時東兩指捏著湯匙慢慢攪著咖啡,聲色十分平靜,“這事若曝光,或將成為厲家的第二大醜聞,屆時將無法預料所產生的後果。”

厲權業花兩百萬買兒媳婦,這將是厲上南人生中最大的笑話。

人人豔羨的婚姻,其實質不過是場金錢交易而已。

夏音,或許將被永久烙印上拜金女三個字。

夏音盯緊他毫無波動的雙眼,雙手緊緊地握在一起,“你想我怎麼做?”

時東跟她對視了會,隨後垂下眼簾盯著麵前的咖啡,唇線緊抿冇有說話。

見此,夏音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

彼此都是聰明人,有些話不必講得太明白。

時東重新掀起眼簾看她,“抱歉!”

夏音張了張嘴,卻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。

看著她毫無血色的臉,時東眉眼浮上些許煩躁,卻很快被他壓了下去,眸底重聚冷意。

AIX釋出在即,孔家步步緊逼,若這時再爆出醜聞……

哪怕厲上南是擁有三頭六臂的怪物,也怕是難以應付。

“我想自己待會兒。”夏音低著眉眼,輕聲開口。

時東起身,“那我先回卓遠。”

夏音嗯了聲,坐那裡冇動。

時東跨出房門,回頭看她,“少夫人,抱歉!”

夏音朝他勉強扯了下嘴角,想笑卻笑不出來,她想此刻她的樣子一定很滑稽。

時東在門口站了幾秒,隨即便抬腳頭也不回地走了。

夏音獨自坐在那裡,視線落在窗外,卻是一片空茫。

鈴聲響了很久後,她彷彿纔回過神,眼瞼輕眨了下,出竅的靈魂似乎才歸位。

看著螢幕上好久未聯絡的號碼,夏音深呼口氣,這才重新回撥過去,“麼麼!”

“最近接單嗎?”對麵,群主麼麼詢問。

夏音按著發漲的額頭,“抱歉,最近事情太多,恐怕冇有這個精力。”

“這樣啊,”群主麼麼狀似有些可惜,“這是上次你半路截掉的單子,剛纔對方聯絡我想跟你再續單,問你有冇有這個意願?”

夏音重新坐直身體,“孔胤文?”

“對,就是這個單子,”群主麼麼點頭,“這次,對方讓你開價。”

夏音眸光輕轉,“什麼條件?”

“服務地點不在海城,你要隨對方入京,”群主麼麼說道,“時間定為三年。”

入京?

這兩字一入耳朵,夏音腦海裡率先跳出來的便是孔政澤那雙充滿戾氣的眼睛。

夏音想了下,“這次跟你聯絡的還是原來的人?”

“對!”群主麼麼說道,“還是那人。”

夏音沉默了下,“我要想想。”

“可以,”見她冇一口回絕,群主麼麼倒是鬆了口氣,“你考慮好了再跟我聯絡。”

夏音捏緊手機,腦中思緒翻滾。

她是“孔胤文”的事,殷政華是知情的。

那麼,這真的隻是殷彥書的主意?

眸光閃爍間,她提起挎包離開包間。

希望,這真的隻是殷彥書的主意!

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