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879章各有難處

譚震一聽到錢,眉頭不由皺了皺:“又要錢?!上個月不是纔打了20萬給他嗎?又要錢?”

“這兩種錢不一樣嘛!”盧美月從沙發裡站了起來,“上個月打的是生活費,這次是出國留學的錢!”

“出國留學,他不是已經出去了嗎?能不能在澳大利亞安安耽耽讀個書,把文憑拿到?!”譚震道:“回來,我讓人幫忙在省廳弄個崗位,很快能到處長,幾年之後到縣區就能直接到常委以上的崗位!這不好嗎?還去米國乾什麼?”

“你不在那裡留學,你不知道的!”盧美月反駁道,“這幾年,澳大利亞的發展不行了,那邊的留學生如今都往米國跑。到米國,才能見大世麵。而且,以後拿個米國大學的文憑,也比澳大利利亞的值錢、好看!”

“可這是在燒錢!”譚震還是不認可,“上個月20萬,這個月40萬,他以為我是印鈔機啊?”盧美月道:“你每天不著家,要是連你兒子的學雜費都解決不了,你還混個啥?”這句話是很戳人的,而且戳一下,中了兩個點:第一個就是“每天不著家”,今天譚震就在外麵偷了把腥,是個比盧美月年輕了30歲的小美女,偷腥的事情當然也不隻今天一次!這些事情,盧美月恐怕都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但並不等於說盧美月就不知道;第二個就是“連你兒子的學雜費都解決不了,你還混個啥”,這句話的意思是,你譚震對這個家庭來說,還真就是個弄權賺錢的機器,其他對盧美月和兒子來說,能算什麼?合格的丈夫?稱職的父親?開玩笑了!

這些話雖然刺耳,可譚震潛意識裡也覺得這是現實!

反正如今他和老婆相安無事,他當他的官,享受隨之帶來的威風淩淩、聲色犬馬,而她的老婆,得了一個官太太的身份,有頭有臉、玩自己的,兩人井水不犯河水。給她和不肖兒子一些錢,也是應該。至少這個家庭,能給上級一個家庭穩定的假象,有時候晉升的過程中,這也是非常的重要。於是,他就說:“明天吧,我把錢打到你的賬號!”

聽到這句話,盧美月終於滿意了,也不說什麼,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,砰的碰上了門。譚震鼻孔裡歎了一口氣,如今她回進房間都不跟自己說一聲了!彆說愛情,恐怕就連親情,都比一瓶礦泉水都淡了吧!這時候,盧美月忽然從裡麵將房門打開了一半,道:“以後,那些賤人的劣質香水味,就彆帶回家了。讓人噁心!”說著,又“砰”的一聲,將房門用力碰上了。

譚震抬起袖子、扯起衣領聞了聞,並不是特彆能分辨出來!女人就是太敏感了!難道,下次他得洗完澡、換一套衣服再回家?草,老子幾十萬、幾十萬的帶回家,帶點香水味回家,就不行了?!理她!

譚震在客廳裡坐下來,沙發上還有盧美月屁股留下的餘溫,他心裡嫌棄,就挪到了旁邊的位置,隨後拿起手機,給另外一個美女打了電話,此人乃是杭城喜美集團消防分公司的總經理胡依旋。自從譚四明將這個美女介紹給了他,譚震和胡依旋來往密切,他也從胡依旋身上享受了一些“手福”,但是真正想要發生關係,胡依旋卻始終冇有給他機會,取而代之以大額的回扣。

如今胡依旋所在的喜美集團的消防設備,已經在鏡州主城區和三個縣的機關、企事業單位、國有企業商場等等都已經完成了更換,涉及金額高達十幾億元,下一步還將通過消防檢查的方式,在眾多私營企業中推開,將喜美集團的消防設備作為指定的標準產品。這樣一來,就形成了采購壁壘,其他供應商就冇有辦法進入了。

所以說,胡依旋的喜美集團賺了大錢,胡依旋個人也從分公司的利潤中賺了不少!她之前給譚震的回扣也不少。當然這些錢,並冇有到譚震的銀行卡上,而是到了譚震的弟弟譚偉的公司裡。明麵上,譚偉公司和喜美集團是有業務往來的,這樣就規避了太過明顯的利益交換。

胡依旋是個非常聰明的女人,隻要譚震一給她打電話,根本都不需要明說,兩人閒聊幾句之後,第二天胡依旋就會和譚震的弟弟譚偉聯絡,簽訂一份冇有實際業務的合同,然後就有幾十萬打到譚偉公司的賬戶上。對譚震來說,這樣的操作實在令人心情舒暢!如今他在鏡州主政,譚偉的公司又是私人公司,誰敢去查這些業務是否真實?

這些天要用錢了,所以譚震就給胡依旋打了電話,胡依旋跟往常一樣,很快接了電話,隨即甜甜的聲音就傳來了:“譚書記,您好呀。這麼晚了,打電話過來,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呀!”譚震怕隔牆有耳,不便調戲胡依旋,就道:“好幾天冇見了嘛,所以打個電話聯絡一下啊。有一個好訊息,馬上就要出來了,不知你聽說了冇有啊?”

胡依旋甜美的聲音道:“譚書記的訊息這麼靈,我們這些升鬥小民又如何能知道?就等著譚書記把訊息透露給我們呢!”譚震道:“譚秘書長,馬上要升任常委了。應該就在這些天了。”譚四明一直是秘書長,卻不是常委,他要升常委的事情,也已經傳了一兩年了,最近從華京傳來的訊息,應該是快了。胡依旋的聲音倍增一份嬌媚:“那就太好了!我師哥,終於是要更上一層樓了!”

胡依旋是複興大學理工學院畢業的,與譚四明、熊旗都是校友!所以,她纔會稱呼譚四明為“師哥”。胡依旋道:“等我師哥更上一層樓,譚書記也就快了。”譚震卻笑著道:“我啊,就隨遇而安了。”“怎麼可能呢?您這麼多年的市委書記,到省裡當領導也是指日可待呀!”胡依旋很會說好聽的。譚震又哈哈一笑道:“那我就借你吉言了。”

胡依旋忽然話題一轉道,“譚書記,這兩天我本來想親自來拜訪你,來彙報一個事情。今天打電話,正好先彙報一下。過兩天再來鏡州,請譚書記吃飯。”譚震有些疑惑:“依旋,你要彙報啥事啊?說得這麼客氣!”胡依旋道:“譚書記,我已經卸任喜美集團消防分公司總經理了。”譚震一驚:“什麼?你不當消防分公司總經理了?為什麼?”胡依旋道:“這涉及到了公司的商業秘密,我簽了保密條款,所以不能說呀。很不好意思啊,譚書記。但是,後續很快就會有新的公司老總和您聯絡的。”“還商業秘密?對我也保密?”譚震想要探聽一些情況。胡依旋堅持道:“不好意思啊,我確實簽了保密合同,要是我說了,那我就得賠錢,而且這數字會讓我瞬間變成一個窮光蛋。不過,譚書記,下一個經理,肯定比我還要年輕漂亮!而且之前的規則都不會變的。”

譚震聽到這句話,眼前就浮現出了一個美女的倩影,而且胡依旋所謂“之前的規則都不會變”,應該就是指和譚偉公司簽訂一些合同,並將一些錢打到譚偉公司的事情了。於是,譚震也就不再追問了。

譚震又道:“那你以後到哪裡任職了?”胡依旋道:“我在中海的一位校友,公司剛剛上市,她請我去擔任CEO,薪酬不錯,還有股份,我就過去幫幫她了。”譚震問道:“又是複興大學的師哥?”“是師姐好哇!”胡依旋糾正道,“我的校友裡,現在許多師姐,都比師哥混得好。”譚震笑著道:“這個時代,女人要超過男人了!以後我到中海蔘加活動,胡總和你的老闆,可要接待我吆!”胡依旋笑著道:“這還用說嘛?去中海之前,我也還要來一趟鏡州請譚書記吃個飯的。”譚震道:“那最好不過!我在鏡州等你!”

胡依旋未給譚震透露的商業秘密,其實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,那就是喜美集團消防器材的供應商,在消防器材中存在一個安全隱患。胡依旋公司下麵的技工在安裝中發現了這個問題,反映給了技術總監。技術總監也是重視的,就將這個問題直接反映到了胡依旋這裡。胡依旋一看也重視了起來,消防器材存在安全隱患,這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胡依旋認為,通過關係將消防器材推廣出去,冇有什麼大問題;就算通過關係,在價格上稍稍提高一點點,從政府手裡搞了一點錢,原則來說冇有什麼大問題。但要是消防器材存在安全隱患,發生火災時冇發生應有的作用,那是會出人命的!一旦涉及人命那就是大問題了!胡依旋是想要賺錢,但這種昧良心的錢,是不能賺的。一旦賺了,後麵就不是錢能解決的問題了。況且這些器材的采購,不是胡依旋的關係!

所以,胡依旋向集團提出來,建議所有問題消防器材,全部退回給供應商進行更換,起碼要修複!可問題是,這些器材采購的關係是董事長的親戚,拒絕更換,還說消防器材的真正作用一萬個裡都不會用到一個!要是全部更換,要損失多少錢?其中的利益關係,造成集團否決了胡依旋的建議。

胡依旋也不是善茬,立刻向公司提出了辭職。公司要她保密,她說保密可以,但是要簽訂協議,她已經提出了相關的更換建議,但是被集團否決,所以出了事與她無關,她不承擔任何責任。公司為了高層親戚的利益,同意與胡依旋簽訂了協議。於是,胡依旋就退出了喜美集團消防器材分公司。

-